大学学报是一个很有中国特色的名词,由于历史等原因,国内的各个大学、学院甚至一些职业院校都设有相应的学报,这仿佛成了一个“标配”。于是,在新生代作者眼中,甚至在大部分大学学报的直接上级以及各高校负责人的潜意识里,大学学报渐渐被贴上了“学术层次低”“发表本校文章为主”以及“主要用于学生毕业”等标签。

  事实上,目前国内约有2000份大学学报,绝大部分也正在安心地履行好“标配”的职责。但总有一部分办刊人不甘于现状,想要谋求刊物的更好发展,让其走出校园成为学术界认可的主流期刊。

  无需“超常规跳跃式”发展

  《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这10多年来,更是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轨迹:刊物2007年被SCIE收录,是较早被收录的大学学报;2011年获中国出版政府奖中的首届期刊奖(科技期刊10本);2011年—2012年作为中国唯一荣获国际出版伦理研究基金项目的期刊,结题时发表SSCI和SCI论文9篇并出版英文专著《反剽窃:对作者与编辑的指南》,此书已被英美期刊作为行业培训教材使用,表达了中国期刊编辑的国际话语权;2013年—2015年度荣获了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A类资助项目,因项目中所开展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创新举措,被全球学术与专业出版者协会(ALPSP)认为是行业好刊。2017年,《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作为唯一的学术期刊,与法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出版社(OECD)和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出版社(CSIRO)一同被提名入围伦敦国际书展颁布的“2017国际出版卓越奖”中的“学术与专业出版奖”。

  然而,一些传统的观念很难一下子得到改观。《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则借此次影响因子公布之际,再次向广大学者展示该刊近几年取得的进步及发展数据,希望能淡去传统“大学学报”印记,让更多学者客观地了解大学学报。

  《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是工程类期刊,在本次的JCR报告中,其影响因子为1.214,绝对数值不算高,但在分属SCI数据库“Engineering-multidicipline”(工程综合)分库中,与同一分类的全世界85个SCI期刊相比,该刊目前排在第37位,首次进入了二区行列。这说明《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虽顶着“大学学报”之名,实际在全世界同类型的SCI期刊中,已位列中等偏上。从刚进入SCI数据库时的四区开始,该刊没有“超常规跳跃式”发展,而是一步一步踏实向上。

  借助国外平台发布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大学学报”很“本地、局部”,以发表本校的论文为主,但实际上《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的校外稿源已经达到三分之二以上。该刊鼓励自然投稿,并未刻意多收校内或是校外稿件,但的确刻意地把收来的投稿尽量送到欧美审稿人手中。近10年来,该刊国际审稿人比例常年在90%以上,有效避免了因国内同行派系等原因引起的不公正审稿。因此,在《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上,大教授投来的一般稿件也会被退,普通作者投来的好稿件也能录用,一切以客观的国际审稿意见为评价标准。

  另外,从读者群体来看,《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从2006年起借助斯普林格平台向国外发布,根据平台统计数据,该刊近几年的年均全文下载量为8万多次,在依托斯普林格平台对外发布的约100多本中国期刊中,该刊下载量常年名列前茅,在2016年及2017年前4个月斯普林格提供的数据中,《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均列第9位。通过对下载来源的追踪发现,来自国外的下载近几年一直在85%以上,其中40%来自欧美。在该刊文章的所有被引数中,约一半来自于国外期刊。各种数据表明,《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已经是一个标准的国际期刊,而这些数据都是以一个“大学学报”的名义完成的。

  经常有刊物热心作者及编委提出建议:改刊名,去掉“大学学报”字样,否则即使刊物的数据不错,很多顶尖学者也不愿投稿。《浙江大学学报英文版A辑》编辑部也曾动过这样的念头,但细想想,“大学学报”为什么就不能是好刊呢?带着“浙江大学”的名字一直把刊物办下去,与浙大同发展,办成具有校名品牌的系列优秀刊物,岂不是更有意义?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