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出版而言,那些充满了创造性、想象力和个性化的创作与出版,比如优秀文学、创新性学术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也更不是可复制可“碎片”的。就目前而言,比之于各种新兴出版,传统出版的优势恰在于对内容的选择与发现,在于具有强大的编辑力,对此,传统出版业一定要有自己坚定的文化自信。当然,这绝不意味着故步自封。在当下各种新兴技术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传统出版业应采取的姿态就是要敞开胸怀,有条件、有选择地予以热情拥抱,真正实现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发展。

数字化、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等新技术的确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种种新可能。对此,传统出版业要坚持文化自信,发挥自身优势,在内容创新、版权维护的基础上,积极把握融合发展中的新机遇,借助新技术手段,打破传统出版单一的呈现方式和传播手段,让新技术成为传统出版升值、创新的助推器。

在以数字化、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等为代表的高新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互联网的强势介入以及新技术的无缝植入的确给人们带来了一些新的阅读媒介和体验。智能手机、PC端,“互联网+”呈现出的那些多姿多彩的动态视像,再加上早期的汉王及后来的kindle等电子阅读器,还有亚马逊、京东等电商平台纸电图书的同步销售,实实在在地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冲击,有的甚至还构成了程度不同的侵占。一时间,传统出版业风声鹤唳,它的发展之路果真举步维艰了吗?

就泛阅读而言,我们不得不承认,运用各类电子产品设备及借助于互联网平台的浏览,的确越来越多地在挤占着人们有限的阅读时间。但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在地铁、车站或种种休闲空间里的“低头一族”,他们大多浏览或关注的,要么是刷微信微博、看看视频听听歌、打打游戏解解闷,要么是浏览新闻、听听“小课”,真正意义上的阅读人群着实不多。

至于电子书,起始以电子阅读器为媒,借助“低定价+分成”的模式,与传统的纸质图书形成市场竞争。随着智能手机的出现,其集成性与便捷性使得电子阅读器的销量迅速下降。但无论是阅读器还是智能手机,其真正有价值的文本大多源自传统出版业,不过是纸质出版物的电子化呈现。我们完全可以这样断言:那些有价值的电子书绝大部分所依托的是传统出版业经过精心选择和编辑加工且拥有专有出版权的内容,或许还可以这样讲:那些风靡一时的所谓电子书之根还在传统出版业。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据一家国外市场调研公司的最新报告,近两年那些应时而生的电子书销量开始持续下滑,反倒是纸质书销量开始止跌上扬。导致如此“逆袭”的原因固然有“数字疲劳症”之使然,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无疑还是由阅读的本质所决定,电子阅读固然为人们带来了便于携带之类的便利,但决定阅读命运的从来不是它的载体而是内容的质量,而目前,传统出版业在这方面依然拥有绝对的优势,对此,传统出版业对自己的优势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和文化自信。

李开复先生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曾断言,未来5秒以下的工作将全面被人工智能替代,这其中包括了翻译、简单的新闻报道等。姑且不论李先生这种断言是否确切,但就出版而言,那些充满了创造性、想象力和个性化的创作与出版,比如优秀文学、创新性学术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也更不是可复制可“碎片”的。就目前而言,比之于各种新兴出版,传统出版的优势恰在于对内容的选择与发现,在于具有强大的编辑力,对此,传统出版业一定要有自己坚定的文化自信。

当然,这绝不意味着故步自封、“闭关锁国”。在当下各种新兴技术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传统出版业应采取的姿态就是要敞开胸怀,有条件、有选择地予以热情拥抱,真正实现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发展。

比如,传统出版经过精心选择和编辑所推出的优质内容,依法有序地借助互联网就可以得到更广泛的传播。以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围城》这部经典文学作品为例,近几年来每年持续以百万册左右的销量在图书市场为广大读者所青睐,而本书的网络信息传播权无论是著作权人还是出版社,过去都从未授权给任何一家新媒体渠道,一直到去年出版社才将《围城》的网络信息传播权独家授予了某网站。在当下我们的消费群体还习惯于免费获取时,这家网站斥资独家获得了《围城》的网络信息传播权,充分展示了该公司遵守著作权法的自觉,而出版社与网站的这种有序合作也使得《围城》这部经典作品得以在线上线下立体营销,拓宽了传播渠道,作品的影响力及价值随之进一步放大,如此融合发展的健康生态无疑是值得重视与提倡的。

再比如,随着互联网技术在传统出版业中的运用,“互联网+”对传统出版业的发展同样可以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作用。现在多家图书出版商已尝试运用VR、AR等新技术植入纸质出版物,从而为之增加更多的附加值以助力传统出版物的立体发展。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朗读者》同名图书就尝试使用了AR技术,借助互联网,通过手机扫描封底二维码,下载该书APP,然后打开APP,扫描图书中的任意一张图片,就可以生动再现相关精彩的电视节目视频,从而将一本静态的纸质图书拓展为一部“可移动的活电视”,实现了纸质出版物与节目视频的无缝对接,为读者带来了一种沉浸式的个性化的阅读体验。

数字化、人工智能和移动互联等新技术的确给传统出版业带来了种种新可能。对此,传统出版业要坚持文化自信,发挥自身优势,在内容创新、版权维护的基础上,积极把握融合发展中的新机遇,借助新技术手段,打破传统出版单一的呈现方式和传播手段,让新技术成为传统出版升值、创新的助推器。(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